燕儿:

海边的足球场

Mavic Pro拍摄,上下接片。

Yee 一只眼睛做梦:

【浮沉】

去年6月去了年宝玉则,

身体不适高反,

找了同行人的素材作为model,

一年不发片,

随意修图,勿喷。


燕儿:

在银河下

这个花我第一次见的时候真是惊艳,没有叶子的花,看上去很像粉色的百合花。 加州这样的野花还蛮多


Joyous周游:

《绝处逢生》深入峡谷那天,为了把整个湖拍进来,向上探索了很高,即使是已接近冰川的峭壁,也有顽强的生命。

Joyous周游:

《乾坤太极》台风过后的太极湾,老蛙12mm接片!

FrankTsui:

Strom

Lofoten Islands, Norway

Mavic Pro

燕儿:

美丽的清晨

此圆·FoPoTo·Fanto:

夜间的梯田与云海之上的银河

还有乡间拂面而来的微风

FrankTsui:

Starry

Cinque Torri, Dolomites

With: @DennyLee 

南卡:

风在这里停止脚步,于是我们也停下来

FrankTsui:

Moving

Seceda, Dolomites

Filters: LEE Big Stopper / LEE GND 0.9

FrankTsui:

Peak

Seceda, Dolomites, Italy / 2500m

Filters:LEE GND 0.9 SE

Joyous周游:

《野望》树树皆秋色,山山唯落晖!

StanleyChen:

悬海

从至暗时刻到拨云见日。
世界的尽头,在我的脚下。

南卡:

《龙隐之地》
在珠峰东坡的汤湘营地,远观珠峰,洛子峰和马卡鲁峰三座8000米级雪山,内心却没有什么波澜。
反倒是近处的5780雪山和珠穆朗卓峰并排而立,在云雾和峡谷的映衬下,显得雄伟异常。
雪山还是要有云雾衬托才显高大和灵动的,甚至让我产生奇怪的念头,哪怕这里真的藏有青龙,应该也不觉得惊讶了吧。

L.Bin-KatsuRA.LoFoTo:

这就是当年荷兰风光大神——Max Rive“一站成名”的那个山头了,位于冰岛的Thorsmork索斯莫克山谷……

当初一直以为大神是自己爬上去后,在身后找了个高机位,支上三脚架自拍的,直到我坐着直升机绕着这山头飞了两圈才发现,周围比这山头更高,能供广角头自拍的机位,似乎……并不存在……

然而这并不妨碍那张《blinded》成为经典之作。

南卡:

去冷尕措前前后后二十几次,日照金山见过太多,云海也遇到过不少,但这两者同框的画面却是几乎没有。

所以这其实是一张同机位的合成图,我对冷尕措的最终幻想大概也就是这样了。希望今年秋季雪山季的到来,能够弥补这个遗憾。


L.Bin-KatsuRA.LoFoTo:

午夜12点的阳光

南卡:

星河秘境

燕儿:

大白鲸

拍摄工具Mavic Pro,手动拍60张照片,photoshop接片

Joyous周游:

《望“川”秋水》,巴塔哥尼亚的秋色正盛,费兹洛伊峰被夕阳染红,为了追求水流的视觉引导,“又双叒叕”站在冰冷而湍急冰川融水河流中,扶着三脚架,持续了半小时的拍摄。第一次踩点这个机位的时候(天气不好),光着脚下去,脚还被划了很长一道口子。

Joyous周游:

《冰封王座》踩点的时候发现托雷湖距离岸边6米左右有可以当作前景的浮冰,可惜没带水鞋,于是特意从山上7小时往返一趟山下小镇,买了一双cross,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,第二天早上及其漂亮的反向火烧云,映红了天。我光着腿,站在刺骨的冰湖中拍照,感觉腿的每一根血管都要炸裂了,我想说:“我不冷!”。

Joyous周游:

《石头的呐喊》托雷峰(CerroTorre,又称瑟拉托里峰),是南美洲巴塔哥尼亚(Patagonia)山区中一座著名石峰,虽然海拔只有3千余米,但恶劣的天气、一泻千里的巨大高差令其威名远扬。谁能第一个站上托雷峰?这是登山界的一大荣誉,也引发了一场赌约。罗杰与马丁,一位是成就卓越的登山家,一位是展露头角的攀岩新星,他们在商业利益的裹挟下,陷入了一场疯狂的竞赛。然而他们都忘了,登山本该纯粹。倘若登山被利益裹挟,沦为竞赛比拼,甚至附上谎言,登山就失去了乐趣和意义。所以最终,他们被一个纯粹的登山疯子狠狠讽刺。当罗杰登上峰顶,以为自己成功首登的时候,看到一支破旧的冰镐竖立在顶...

燕儿:

Winter Wonderland

个人认为还是单反相机拍出来的照片更好看,而且构图更容易,前景更有冲击力。

1 / 61

© 空灵骑圣 | Powered by LOFTER